白话爱情 第20章 自带光环的海归女主播

小说:白话爱情 作者:清水小妖W 更新时间:2021-02-23 04:06: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了吕耀明的关照,李泽兰很快接到了平江电视台的实习通知。电视台是个很奇妙的存在,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明星,可以看到商界名流,也可以看到政界翘楚,还有门前和演播大厅里一众粉丝。这里的导演、摄像,监制包括背后默默运作的工作人员们都是一群不分时段的拼命三郎,表面看到的和背后付出的远不成正比。

  李泽兰进的是“今日财经”传统栏目组,跟着一个叫陈昊的记者跑采访。和同事打完招呼刚坐下,陈昊背起摄影包急匆匆地跑来对李泽兰说:“走吧,跟我出现场去,有大新闻。”

  他们去的地方是市人民医院,陈昊的车开的还算稳,从他绷紧的嘴角可以看出内心的焦急。李泽兰心想:记者这份职业果然是与时间赛跑,但是他们要去跟的是什么新闻呢?

  “龙泉集团的少东家邵伟航受重伤送往医院了,据说情况很不好。”陈昊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李泽兰默默搜索了一下邵伟航的资料,她在年少时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估计吕煜东对他更熟,是父亲经常拿他做榜样教育自己的别人家的孩子。

  手术室前四个戴墨镜的保镖把邵董事长和夫人保护在安全线以内,外面围观了几个不死心的记者和好奇的看客。

  陈昊看此路不通另辟蹊径,却隐约听到从步梯间传来哭声,两人走过去一看,有个身着工作服的男人坐在楼梯上抹眼泪。

  “兄弟,有什么伤心事或是难事能说一下?我们是市电视台的记者,或许可以帮到你。”陈昊坐到他旁边轻声安慰道。

  “邵总是好人啊,是为了救我才出事的,我很自责,怕见到同事们和邵董事长,他们都会埋怨我的…”男人差点要放声大哭了。

  “那能跟我详细讲讲怎么回事吗?”陈昊拍拍男人的肩膀,继续安抚。

  李泽兰适时地拿出录音笔,听男人的讲述。原来集团下属的食品加工厂里为了赶制一个加急的大订单24小时连班倒,男人为了多挣加班费和别人换班疲劳工作,劳累过度差点掉进搅拌机内,被夜间来巡视的邵总发现千钧一发的时刻拉回了男人,自己却因为惯性掉了进去…

  漫长的手术时间终于过去,头发花白的董事长和夫人相互扶持,静静地等待消息。

  “对不起董事长,我们已经尽力了,您还是节哀顺变吧。”主刀医生摘下口罩声音沉重地说。

  夫人当场昏厥过去,董事长脸色煞白,护士们急忙把两人扶到急诊室。四个保镖训练有素地疏散人群,站在门边的陈昊和李泽兰听到消息,忍不住叹息道:

  “生老病死是谁都逃不掉的一道坎。”.xs.co(m)

  晚上的“今日财经”第一条就报道了这个悲伤的新闻,龙泉集团的科技股下跌了2%。李泽兰没想到自己第一天上班竟然是以这么悲痛的消息做为开头,不禁暗自神伤。陈昊看出李泽兰的郁闷,走上前悄悄地说:

  “听说你们之前认识,反正你也是实习,没有什么要紧的工作,陈昊生前的口碑不错,你可以写篇人物专访,登在咱们栏目组的公众号上,现在采访家人做视频报道太残忍了,还是刊登文字的好。”

  台里的国际频道主播出现了一个新面孔,英语流畅生动,懂行的能听得出这位是留过洋在国外同行里熏陶过的,自然大受好评,收视率竟然冲上台里的榜首,李泽兰看着屏幕上的清丽面孔觉得熟悉,跑去国际频道组见了真人才知道自己没看错,是陶樱。

  “陶樱姐,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李泽兰情不自禁拉着陶樱的手问道,多年不见她越发的气质出众。

  “刚回来一个礼拜,之前与你哥见过一面。是打算和你们聚一聚的,只不过一直太忙,还没有抽出空来。小阿妹,长高长漂亮了。”陶樱亲昵的摸了摸李泽兰的头发,当年的小女孩出落得亭亭玉立。

  陶樱忙中偷闲,很是照顾李泽兰,不仅送她从国外带回来的化妆品,连粉丝们送的小礼物也转送给她和栏目组的同事们。

  “陶樱姐,有空去我家见见我妈妈呀,她知道你回来一定很高兴的!”午餐时分,两人得空在一起闲聊。

  “你哥有女朋友了吧,我去你家不太方便…”陶樱想去却顾虑重重。

  “又没结婚怕什么,姐你结婚了吗?还喜欢我哥不?”李泽兰不以为然,她在内心是偏向陶樱的。

  “去年回来过一次,时间匆忙只见了你哥,我还向他表白了,可惜他说他已经向别人表白,现在俩人已经好上了,我怎能从中间插手…”陶樱叹息道,悔不当初。

  “这几天我在整理邵伟航的生前资料,他有个妹妹因为他哥从国外回来,他们兄妹俩都是吕煜东父亲极为赞赏的人,还一度想要撮合两家成为儿女亲家。”

  李泽兰幽幽地说,陶樱敏锐地捕捉到哀怨的味道。

  “怎么?你喜欢吕煜东?”陶樱百度了一下吕煜东,虽然也是个豪门阔少,但是比起邵伟航还是差了很多。

  “没有的事。”李泽兰极力否认道,脸却红了。

  李泽宏的父亲终于从欧洲回来探亲,李母欣喜万分,儿子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对方还是一个她方方面面很满意的姑娘,她迫不及待想要跟丈夫分享喜悦的心情。

  没想到李父的仓促回国竟然是要跟她离婚,李母顿觉天旋地转,她的天塌了。

  接到父亲的电话,李泽宏匆忙往家赶,给李泽兰的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他只好微信留让她回家一趟。

  开车回去的路上,李泽宏冷静地想一想,虽然父亲的错误是不可饶恕的,但是这么多年父亲要求了很多次,母亲却不肯陪他去欧洲,理由从孩子到老人,天经地义却忽略一个孤身在外的男人的身体和心理需求,父亲也是蛮可怜的。

  单枪匹马的回到家,李泽宏面对两个就要分道扬镳的亲人和即将分崩离析的家有点束手无措,要是妹妹在就好了,可以一人哄一个。

  “我不同意离婚,也不是不想去欧洲,去了几次待过几个月真的不适应。这都不是你背叛我的理由,你信不信我找律师把你告得净身出户?”一向羸弱的母亲凶狠起来像变了一个人。

  因为涉及到国外的资产,真的打起官司会很麻烦,母亲不一定讨到好处,两个人的感情彻底走向决裂。虽然感情上偏向母亲,李泽宏不希望父母走到那一步。

  李父没有与李母争辩,躲到书房去抽烟。

  妹妹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在回家的路上。李泽宏长舒一口气,终于有个人与他分担了。

  与妹妹一同回来的竟然有陶樱,见到李泽宏惊讶的表情,李泽兰解释道:

  “开的台里的车,我技术不行就麻烦陶樱姐了。”

  母亲认出了陶樱,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喜但很快被悲愤交加的情绪所替代,两人一起安慰母亲,李泽宏才得空去书房。

  “我也不想这样,那边怀孕我总得给她一个名分,总得做出取舍。”书房里烟雾缭绕,父亲吐了一口烟无奈道。

  “父亲,难道您一辈子都不回国了吗?现在国内发展多好呀。”李泽宏面对着有点陌生的父亲,客气地劝说道。

  “我已经入了外籍还能怎么样,先解决眼前的事吧。”父亲入籍是为了在国外办事方便,他和诸多的外籍华人一样,心系祖国,成立了商会,做了不少帮助国人的好事。

  “你们俩的事如果母亲同意,我没有意见,财产什么的我也无所谓,就是希望母亲的心态能平衡,你们俩即使分手也要心平气和,毕竟是我和泽兰的爸爸妈妈。”

  李泽宏说着声音哽咽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李泽兰推门进来,用手打散烟气,捂着鼻子说道:“爸你别老抽烟了,去客厅吧。陶樱做饭去了,我把空气净化器搬过来除除烟味。”不由分说把俩人赶出房门。

  陶樱很快端上来四菜一汤,母亲碍于面子配合也来吃饭了。餐桌上气氛凝重,都默默的夹菜吃饭,母亲吃了几口便推说吃好了,起身去客厅的沙发上坐着,陶樱过去陪着说话。

  林蓁蓁打来视频,李泽宏走到阳台接了:

  “你在忙什么呢?晚上有什么安排?”林蓁蓁正准备下班,边说边关电脑。

  “我家里有点急事,回家了。”李泽宏说道,林蓁蓁看到屏幕里不远处的陶樱。她正在给李母擦拭眼泪,轻声细语的安慰。

  心里正疑惑着,李泽宏并未解释,聊了几句,匆匆挂断。母亲的眼泪让李泽宏心烦意乱,这是女人的武器,只好陪坐在母亲旁边。

  “如果伯父能等的话,还是先把伯母的心情平复下来再决定吧,我明天台里没事,泽兰也请假了,我们带伯母出去散散心,你陪伯父好了。”陶樱建议。

  也只好这样了。showbyjs('白话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