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二年之悠然人生 第 13 章 家乡

小说:重生六二年之悠然人生 作者:球球人生 更新时间:2021-02-23 17:06: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到那个嚣张的女子乖乖地离开了,李丽一阵高兴,她就不喜欢惯着这样的人,还喊我乡巴佬,要不是在火车上,这么多人注视下,李丽就会直接给这女子一巴掌。

  “妹子,你昨天去哪里了?”

  胡大妮有点疑惑,昨天李丽离开了,她还以为她下车了,没想到又回来了。

  “我昨天去前面车厢找我的朋友去了,她那里有位置!”

  朋友之间买票买不到一个车厢里也是很经常的,毕竟火车不是自家开的,也不是你想坐那里就坐那里。

  李丽看了看那个嚣张的女子,还看到她一脸怨恨地样子,估计这个人恨上自己了。

  李丽无所谓,天下这么大,下车了就不会再见了,你恨我有什么用?

  李丽赶紧拿出肉包子给胡大妮,胡大妮看了赶紧摆手推脱,白面肉包子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在这个年代,好多家庭里,白面是一个好东西,更别说肉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吃不到肉的人多的是。

  李丽只能推辞是她的朋友给的,她已经吃过了,给孩子尝尝。

  胡大妮很感激地接受了,作为回礼,胡大妮送给李丽一罐头瓶咸菜。

  这个是李丽最喜欢的了,以后买不到肉包子,可以买馒头直接下饭了。

  胡大妮看到李丽很喜欢,也就放心了。

  胡大妮的丈夫张铁柱,在东北一部队里任连长,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大的孩子是个女孩,今年六岁了,叫张昕,抱着的是个儿子,叫张海。

  如果李丽以后去东北的话,l可以去那里找她,胡大妮给李丽留下了联系地址。

  胡大妮的热情令李丽感到无所适从,想不到这个时代的人这么实在。

  时间在两个人的谈话中度过了,李丽终于到达离老家很近的火车站。

  随着一声鸣笛声,火车缓缓停了下来,李丽和胡大妮告别。

  事实上,这个火车站还离李丽老家百十里地,李丽后世没有来过这里,更谈不上在这里坐过火车和汽车了,总之,这个城市对于李丽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城市。

  李丽下车的时候,这里已经是凌晨六点钟,很多人开始就起床上班上学了,李丽向火车站里的工作人员问个一声汽车站在哪里?

  当知道火车站有18公交车通往汽车站,李丽才稍微放心下来,终于不用走着去汽车站了。

  除了火车站,李丽再次走进了一家国营饭店,黑板上只有面条,馒头,胡辣汤。

  李丽要了十个馒头和一碗胡辣汤,胡辣汤是好久没有喝过了,即使在后世,也很少喝到正宗的胡辣汤,现在李丽喝到了,就连胡辣汤里的面筋都是手工制作的,劲道细腻,有滋有味,滴一滴小磨香油,是真的美味极了。

  如果不是急着走的话,李丽真想停下来再喝第二碗,因为是她看到公交车来了。

  这个点是上班时间,公交车上人很多,车内的气味不用说了,就连公交车都冒出很浓的烟雾,熏得李丽都睁开眼,难道这辆公交车烧的不是油,而是煤?

  李丽只好忍着,屏住呼吸。

  好在公交车走动后,情形好了许多,李丽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售票员开始卖票了,去汽车站五分钱,这是李丽第一坐五分钱的公交车,李丽把这张公交车票收藏起来。

  到了汽车站,好险呀,差一点误了长途车,从这个城市到李丽老家的县城只有早上两班车,第一班六点四十发走了,第二班是七点四十,现在时间已经是七点半了。

  李丽急匆匆地买了车票,赶紧上了汽车。

  果然没多长时间,汽车发动了,缓缓地离开了这座以煤著称的城市。

  车子行驶很慢,李丽靠在车窗边,看着四周的景色,这已经是深秋了,大部分的庄稼已经收割了,只有少量套种的还有点发绿,仍然伫立在田野里。

  随着汽车的行进,李丽的家乡情节越来越浓,同时,李丽内心里也激动起来,后世自从爸妈去世后,李丽很少回家,最后的一次离李丽穿越前大约六年了,还是那一次回家处理家中老宅的事情。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汽车停靠在县城东汽车站,这座汽车站占地不大,而且还很破旧,一直使用到八十年代末期。

  李丽很激动,自从她下车的那一瞬间,她的心脏都在怦怦地直跳,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出站后,李丽沿着县城的道路一直往东走,大约走三里多远就能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村庄,李家村,村里大部分人都是姓李的,据说是明朝朱元璋在位的时候一家人从山西搬迁过来,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李家村已经发展为一个人口超过千人的大村庄。

  爷爷这个时候应该是村里的大队长吧,李丽记得爷爷五几年退伍回家后一直在李家村任大队长,直至后来的村长,村支书。

  快到李家村时,李丽制止了脚步,自己就这样直愣愣地过去,爷爷奶奶怎么认自己?

  你是谁呀?我们认识你吗?

  李丽心想,如果我要说我是你们后来的孙女,你们能信吗?

  李丽陷入到一阵迷茫中。

  大脑一直在想如何能找到进入李家村的切入点。

  流浪到这里的?李家村是不会收留自己的。

  寻亲的?你问的是哪一家?

  莉莉把自己家的家谱想了一个遍,终于想到了一件往事,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说,爷爷的父亲是弟兄两个的,在哪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爷爷的叔叔在逃难中走散了,当时只有五六岁大,正处于一个朦胧的年龄,家里人找个好长时间也没有找到,反正后世李丽也没见过什么人来来过李家村寻亲。

  估计走散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也找不家的,被人收养了或者已经早不在人世了。

  李丽还记得爷爷一直留着一件玉牌,据爷爷说,是爷爷的爷爷找人买的,爷爷的父亲和爷爷的叔叔一人一个,爷爷离世后,把玉牌留给了李丽。

  李丽想到了,当时她放到橱柜里,现在应该还在。

  李丽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闪身回到了卧室空间里。

  把橱柜翻了一遍,终于在橱柜的底部找到了爷爷留下的遗物,爷爷的入党证明,一本用布做封皮的大本子,里面夹杂着各种剪纸资料和奶奶做的鞋样子,里面居然有二十多张粮票,全国通用的和本地的,除了那两张五十市斤大金额的粮票是六六年的,其他都是早期发行的,三斤的五斤的不等,正好在这个时代用。

  这也太好了!自己正发愁如何弄到粮票,这不是粮票从天上降落了吗?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