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二年之悠然人生 第 24 章 供销社

小说:重生六二年之悠然人生 作者:球球人生 更新时间:2021-02-26 15:27: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一早,刚吃过早饭,就有人上门了。

  “德叔,你吃了吗?”

  爷爷李书成向推门进来的老头打招呼。

  “吃过了,外面车都准备好了,可以走了,队里还需要什么吗?”

  李老头微笑着回答道。

  “不会需要什么了,等过完这段时间,在去城里买吧!”

  爷爷李书成又赶快招呼李文过来,“这是你德爷爷,到城里后跟着德爷爷,别乱走!”

  “你好,德爷爷!”李文面带笑容,热情地打招呼。

  “好,好!”李老头赶紧回复道。

  这时,李文才清晰地看到了老李头,也就是爷爷李书成口中所介绍的德爷爷,大约六十岁左右,头带着毡帽,身披一件满是补丁的旧棉袄,手里还拿着一根长长的烟斗。

  “走吧,外面人来的差不多了,一块去!”,老李头招呼李文一起出了门。

  外面马车上早已做了几位大婶,除了一位还稍微有点印象时,其他人李文根本不认识,但是李文还是很热情地和几位大姐大婶打了招呼。

  刚才她们几个谈的热火朝天的,见李文来了,也不谈论自家的事了,都把眼光看向李文,她们也知道李文是大队长家新来的侄女,但是很多人都是第一天见。

  随着马车的走动,李文和几位大婶也熟悉起来,彼此也开始笑谈起来,但是李文说话说的少,一路上都是几位大姐大婶在说话。

  其中一位叫谷玉莲的大婶还试着要给李文说婆家,李文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微笑着,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农村里就这样,这种事情很正常,碰到有想看的女孩子就想给人说对象,特别像大队长家的侄女,这也是一个热馍馍呀!

  但是李文并不想这么早找对象,起码要在十八岁以后,大约在高中毕业后吧。

  马车在城镇供销社门口停下,老李头忙着把马车赶到一边拴好。

  李文跟着几位大姐大婶进了供销社。

  今天来得有点晚了,谷玉莲挤过去一打听,今天有处理布,价格很便宜,不过等待排队的人也不少。

  几位大姐大婶一下子围上去,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李文也跟着过去了,但是一看布料,是那种小碎花布料,李文可看不上,本来自己都已经够土的了,如果要是再穿上这种布料的衣服,那自己真的是更土了。

  只好推辞自己要去买其他东西,和几位大姐大婶说了一声,就又挤了回来。

  看来今天买布是不能买的了,柜台上这么多人排队,还不如其他柜台看看吧。

  先去了自己最需要副食品区柜台,这里人相对少些,柜台里的两位售货员正在里面聊天聊天聊的火热,即使李文过来了,也没有一个人过来打招呼。

  这个时代供销社的售货员就是牛,说不理你就是不理你,如果你打扰了他们的高兴劲,等你买东西的时候一定不给好声好气。

  除了盐之外,李文还想买点醋和酱油什么的,不过看到柜台里面,醋和酱油都是装在大陶瓷缸里,缸盖是对合在一起的两个半圆形木板,内侧的半圆不动,一斤、半斤、二两、一两的白釉搪瓷提斗竖着细长的尾巴依次站在上面,李文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带醋和酱油瓶子,也没有办法去买。

  油一定是要买点的,家里油不多了,几次都是省点用,但是炒菜没有油也不香。

  想好了要买这些,李文走到柜台边,用手敲了敲台面,里面的两位售货员大姐根本就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再聊天。

  李文看到这一幕,只能加劲再敲,嘴里还喊着“同志”。

  “敲啥敲,没看见忙着吗?”

  终于两位售货员停止了谈话,站了起来,其中一位年轻的售货员发火了。

  李文看到售货员大姐发火了,也不再言语,直接把手里的钱和票递过去,“我要2斤盐和一斤油。”

  是的,李文只要一斤油,原因就是家里只有一张一斤的油票,而且李文还在卧室里找到一瓶矿泉水,把瓶子里面的矿泉水倒了,撕去了包装,正好用来装油。

  售货员看到矿泉水瓶子也是很奇怪的,想问,但是看到李文不说话,而且还紧绷着嘴,索性也就不问了。

  买完油和盐,李文溜达到烟酒柜台,平时爷爷都是抽烟的,不怎么喝酒,所以今天来的时候从奶奶手里拿来了烟票,香烟并不贵,有几分钱的经济牌香烟,还油一毛两毛的合作金葫芦之类的,至于高档一点的大前门那就算了,还是买两毛钱的合作吧,烟票正好够一条的。

  李文又去了日用品区买了一些卫生纸,这时候的卫生纸质量之差,李文不怎么喜欢,但是没有办法,自己卫生间的厕纸已经不多了。

  而且这个年代,很多家庭会不用卫生纸,好一点的家庭都是用书本纸,报纸什么的,差一点的就是随手从地上捡个土块树叶什么的。

  正好李文爷爷李书成的战友给了他几张卫生纸票,见到李文一直盯着看,李文的奶奶陈茹华就随手给了她。

  为了答谢奶奶陈茹华,李文还特意去日用品区买了两盒蛤蜊油,看起来很挺好看的,李文就多买了一盒自己用。

  而且李文也没忘记了狗蛋,给他买了半斤糖果。

  买完后,李文见到几位大姐大婶还在排队,她怀里还抱着这些东西,就打算回到马车上,把东西放下再说。

  刚一出门,对面进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两人都没有看路,一下子碰到了一起,李文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李文被这位一碰,差点栽倒在地,忍不住都想骂这个冒失鬼,但是看到对面那个手脚慌乱的年轻人在帮自己在地上捡东西,而且还是一个当兵的,所以李文硬硬地把骂声憋了回去。

  就算她今天出来没看黄历,也有点怪她刚才出门时还望着排队的几位大姐大婶,再加上对方是个当兵的,自己就忍了!

  李文赶忙捡起自己的东西,幸好矿泉水瓶是塑料的,要是那种玻璃的,还不是要被打碎了。

  李文没好气地接过年轻小伙子手里递过来的东西,哼了一声,连个道歉也没有说,就出门走了。

  年轻小伙子也是很郁闷,自己刚才进门时注意着哪,谁知道这个小姑娘还是碰到他身上。

  好像自己刚才也没有说道歉,怎么刚才一急就忘了哪?人走远了,还没有机会说道歉了不是。

  只好转身继续往里走,不巧的是脚下碰到一个东西,被他一下子踢飞了。

  小伙子赶忙跑过去拾起来,是一盒蛤蜊油,难道是那位姑娘掉下来的?

  出门,哪里还有人影,李文早已远远地离开了。

  onclick="hui"